<del id="t7vvt"></del><track id="t7vvt"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rp id="t7vvt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t7vvt"></track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t7vvt"><pre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/strike></pre></address>
          <big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span id="t7vvt"></span></strike></big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t7vvt"></track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/strike></address><pre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ol id="t7vvt"></ol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:韓劇教你拍爽文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12-27 08:01:49 文章來源:鳳凰網

            毫不意外地,每逢更新必上熱搜的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,和這幾年火到中國的其他韓劇一樣,也逃不過爛尾的結局。


            (資料圖)

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韓劇還是趕在2022年結束之前,再次貢獻了席卷海內外的作品。這部劇在韓國的播放表現相當亮眼,收視率一路高漲,播到第八集的時候已經以24.9%的收視成績拿到了JTBC的年度收視冠軍,位列歷史第二。結局雖然令許多觀眾不滿,但實時收視率突破了51%。

            由于劇情上“高開低走”,豆瓣評分也從開播時的8.6一路跌到7.9,不過五星占比仍然有32.4%??鄯猪棾舜蠼Y局,基本是宋仲基不進反退的演技和莫名其妙的感情線,此外仍然是好評居多。

            單就故事來看,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沒有復雜的成功密碼,幾乎所有對中國網絡文學有了解的人,都對“重生復仇”這一類型并不陌生。豆瓣高贊短評一針見血:“韓國編劇們是偷偷充了晉江和起點的會員吧?!?/p>

            觀眾一邊被這部情節老套但讓人欲罷不能的劇吸引,一邊忍不住發出疑問:我們的男頻爽文起步早,庫存也豐富,但影視化磕磕絆絆走了幾年,怎么反倒被韓劇彎道超車了?

            “爽文”,爆款接班人

            每隔幾年,韓劇都會誕生新的關鍵詞。

            最早的爆款密碼是“苦情虐戀”,以《藍色生死戀》和《冬日戀歌》等為代表的“車禍、失憶、絕癥”三件套;2005年開始,催淚故事逐漸淡出熒幕,《浪漫滿屋》《我叫金三順》等浪漫愛情喜劇成為新流行;再到2010年后,奇幻元素強勢占領韓劇市場,比如《秘密花園》的身體互換梗,以及女友是九尾狐,或者男友是外星人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把愛情故事翻出各種新花樣以后,這幾年輪到“爽劇”接班了。從《頂樓》到《魷魚游戲》,再到《少年法庭》和《小小姐們》,核心關鍵詞都是“爽”,不斷反轉的高能情節,大尺度的畫面處理和激烈的情感碰撞,共同構成了這幾年韓劇的大方向。

            爽劇不是一種類型,而是一種基因。不僅適用于像《魷魚游戲》這樣大逃殺模式的懸疑劇,偶像劇也同樣適用。今年上半年獲得不錯表現的《社內相親》,就靈活地使用了“爽劇”的模式,霸道總裁倒追平凡少女,聽起來就爽感十足。

            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同樣是部徹頭徹尾的頂級爽劇。男主角“尹炫優”原本是順洋集團的普通打工人,勤勤懇懇地為公司賣命,最后卻被殺害。重生之后,他成為順洋集團家里的小孫子陳道俊,帶著從上一世帶來的經驗,和“預測未來”的能力,一路狂開金手指,成功完成復仇。

            這不是韓劇第一次嘗試重生文學,今年4月播出的《再次我的人生》同樣是重生文的套路。李準基飾演的男主角是一名檢察官,在調查政治貪腐案件時含冤而死,重生后回到高中時代,再次以正義之名與罪犯展開斗爭。不過這部劇的收視表現很一般,開播5.8%,最高也只有12%??磥怼盀檎x而戰”不夠吸引人,“腰纏萬貫”才是全人類的共同渴望。

            大男主爽文的套路,這幾年沒有一千也有八百。有學者把網絡文學中的“爽點”概括為“開金手指”“能力升級”“扮豬吃虎”和“臥薪嘗膽”四種,按照這個總結來看,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在整體框架上,其實也是個落了俗套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當男主重生成為財閥家的小兒子“陳道俊”之后,憑借著自己前世積累的信息,和對順洋集團的了解,成功地擺脫了“家族小透明”的身份?!鞍缲i吃老虎”的邏輯線也沒有缺席,考進首爾大學法律系后,他表面上對商戰絲毫不感興趣,背地里卻成為一家大型投資公司的老板,把會長的三個子女玩弄于股掌之間。

            “開金手指”的橋段更是貫穿全劇。由于擁有“預知未來”的能力,他能夠敏銳地發現商機,先是幫助父親投資了《小鬼當家》和《泰坦尼克號》,然后又接連投資亞馬遜,發展電競事業和網絡購物,完成了驚人的財富積累。

            這些都是網文領域常見的爽文敘事手法。在《芝加哥1990》里,男主角“宋亞”穿越到1990年的芝加哥,從街頭RAP開始,到電影、傳媒、互聯網,最終成為美國商界的億萬富豪;2013年在起點開始連載的《重生之大文豪》是更極致的爽文,男主角重生到平行世界后,把地球上的所有古今中外文學大作都照搬過去,成為了“世界之王”。

            和這些現代爽文相比,國內的男頻重生爽文領域,更鐘愛的是對歷史的幻想和改造。影視化的方向也差不多,這幾年拿得出手的幾部男頻劇,《贅婿》《慶余年》和《斗羅大陸》,都是歷史或玄幻背景。

            “重生”和“穿越”的內核有微妙的區別?!按┰健币话阆薅〞r間與空間,更強調身份的轉變;而“重生”則是對過去人生的完全覆蓋,相當于帶著前世的能力和記憶重新活一遍。因此,和穿越相比,重生對于個體而言,是顛覆性的變化,能夠帶來更強烈的爽感。

            另外,跟“穿越”相比,“重生”和“復仇”的結合往往更密切。拉法格在《思想起源論》 里提到:“復仇是人類精神中最古老的情欲之一,復仇的根扎在自己的本能里,扎在推動動物與人進行抵抗的需要中。當他們遭到打擊時,就會不自覺的子以回擊?!笨吹皆涊p視甚至傷害過自己的人,被自己踩在腳下,是一種隱秘而原始的快感。

            因為“爽文”過于泛濫,還引發過一些爭議。一種觀點是,“爽文”的故事太套路,立意也不夠深刻,只是停留在讓人感覺“過癮”的層面,卻不能帶來更深刻的思考。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就曾提到:“精英批評對于‘爽文’最深的排斥還不在于其‘低俗’,而在于其‘虛妄’且‘縱欲’,因而無用且有害?!?/p>

            不過,在這個大家都開始給自己松綁,追逐“非必要”的時刻,能在文娛作品里獲得幻想的滿足,“爽”一把又有何不可呢?

            “爽文”以外

            正因為故事套路如此熟悉,才會讓觀眾產生疑問:為什么這樣的爽劇,居然沒有先出自國產???

            爽文的吸引力毋庸置疑,但文字改編成影視劇不只是1+1的數學題,影視化的過程中,要做的還有很多。

            首先要滿足的是代入感。爽劇之所以讓人感覺爽,是因為共享了主角的心情。所以,在講故事的過程中,需要努力平衡“幻想”與“真實”的關系,讓我們在基本真實中得到最極致的幻想快感。

            韓劇一向很擅長把日常和幻想做結合,從愛情故事開始便是如此。無論是帥氣溫柔又多金的完美戀人,還是來自外太空的“都教授”,都是現實生活中不存在的稀有品種,但并不妨礙看劇的人將自己代入女主角,幻想一段浪漫愛情的發生。

            和現實中的故事線相結合,也讓爽感再次升級?!稇c余年》里“范閑”在聚會上背詩的橋段之所以讓人印象深刻,是因為大家都對這些詩句非常熟悉。而比起對歷史進程的改造,更貼近當下的事件會帶來更強的代入感。

            劇中涉及到的IMF外匯危機、互聯網泡沫、基金熱潮等等,都是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件,很大程度影響了韓國社會的進程。另外還“利用”盧泰愚當選首任民選總統、1988年漢城奧運會、大韓航空858號班機空難、2002年世界杯等真實歷史事件,讓男主角實現了“一路開掛”的頂級享受。

            在呈現和放大階層碰撞帶來的戲劇效果上,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也做了很好的示范。重生之前,“尹炫優”出生在普通的家庭,母親經營一家韓餐店,父親則是亞真汽車的職工,亞真被順洋集團收購后,因為遣散勞工,間接導致了母親的去世。重生之后,“陳道俊”試圖改變歷史,但母親還是因為購買空殼公司的股票賠錢而選擇自殺,和無數普通散戶一樣,成為了財閥避稅的犧牲品。

            把階層差異融進劇集作品里,已經是韓劇很熟練的做法了。在《魷魚游戲》里,多位游戲參與者,都是韓國社會中的弱勢群體,比如外來務工者、脫北者等。男主角背負的高額負債,對應的是韓國的“負債社會”;2017年創下韓國有線臺JTBC收視紀錄的雙女主劇《有品味的她》,也是通過上流社會的全職太太和心機保姆之間斗智斗法,來折射不同階層的碰撞。

            此前,毒眸(ID:DomoreDumou)曾在“《小小姐們》,消費窮人?”一文中,討論過其對窮人生活的展示和關照;而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則向我們證明了講述富人生活也有受眾市場。

            國產劇一直被詬病的一點是“全員富人”,但如今看來,似乎問題并不出在富人身上。之前《三十而已》的“太太團”曾經在知乎掀起過一陣討論,巴黎名媛會的人員名單每年都有人關注,足以證明大家是真的好奇頂級富豪們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或許比起把目光聚焦于誰,更重要的是對不同階層的準確描述。真正的富人不會在過節的時候送朋友一箱三只松鼠(非常生硬但常見的廣告植入方式),為了生計而奔波的普通白領也不可能住在100平米的、窗明幾凈的大房子里。就像劇評人毛尖說的那樣:一個真正成熟的影視工業,不可能讓三十萬收入的家庭過著三百萬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最后需要討論的,是不斷被放大的、劇集受眾的性別劃分問題。有關男頻和女頻的劃分方式,是從網文領域延伸而來,并逐漸在近幾年成為引領創作的標簽。但是事實是,性別的影響可能沒有想象中那么大,至少在爽劇領域,這種情感是共通的。

            也有不少創作者表達過不想被性別束縛的觀點?!顿樞觥返膶а萼嚳凭吞岬竭^,希望能夠拋開所謂男頻和女頻的概念去創作,“小時候我們看電視劇的時候,是沒有這個概念的,近幾年可能是因為網文的出現,才有了這些標簽?!比ツ隉岵サ恼檻饎 秾κ帧肪巹⊥跣屢苍嬖V毒眸:“不要太迷信性別的影響。當然在某些情況下,數據是有參考意義的,但是還是要遵循最基本的內容創作邏輯?!?/p>

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一向被認為非常擅長刻畫愛情故事的韓劇,似乎也面臨著與國產劇類似的問題?!敦旈y家的小兒子》在愛情線的處理上略有瑕疵,校園純愛故事顯然不適合出現在腥風血雨的財閥斗爭當中。大家對“陳道俊”和“大嫂”之間親密關系的期待,證明了“勢均力敵”的關系,可能更適合出現這類劇中。

            另外,這幾年韓劇爛尾比例增多,一部分原因可能是“爽劇”的陷阱。像是一列疾馳的快車,最開始的時候總是最吸引人,但如果圓不回來,大都避免不了高開低走的結局。

            雖然不是一部滿分作品,但亮眼的成績,證明其仍然有值得參考的地方?!八瑒 钡牧餍胁皇堑赜蛐缘?,在國產劇領域也有成功先例,《延禧攻略》和《慶余年》都是較為成功的代表作品,也嘗試在“爽”之外觸達更厚重的內核,前者反映了在宮廷叢林法則中覺醒的女性個體意識,后者則展示了男主角對于政治信念與理想的追求。

            套路是舊的,模板是已有的,甚至是“十年前就看過的起點網文”,卻能引發如此強烈的反響,這么看來,國產劇缺的從來不是好故事,而是跨越從文本到影視的能力與決心。

    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    娛樂HOT

            明星LOVE

            稚嫩的小身子在呻吟h
              <del id="t7vvt"></del><track id="t7vvt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rp id="t7vvt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7v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7vvt"><pre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/strike></pre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span id="t7vvt"></span></strike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7vvt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/strike></address><pre id="t7vvt"><strike id="t7vvt"><ol id="t7vvt"></ol></strike></pre>